【芯人物】启英泰伦何云鹏:“家电老兵”的AI“芯”战场
来源: | 作者:chipintelli | 发布时间 :2020-10-28 | 212 次浏览 | 分享到:

转载自集微网

【本期人物】何云鹏,
成都启英泰伦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电子科技大学“微电子技术” 专业学士,中科院半导体所“半导体物理与半导体器件物理” 专业硕士,新加坡国立大学“电子工程”专业硕士。2001年11月至2010年5月,何云鹏任海信信芯副部长至研发副总;2011年11月至2016年5月担任四川虹微技术有限公司的研发总监及长虹IC事业部总经理;2015年年底,何云鹏创建启英泰伦启英泰伦作为人工智能语音芯片领域的领导者,是行业首家同时掌握人工智能语音算法、芯片设计、语音数据处理及训练引擎、软硬件产品应用方案开发全技术链企业,在集成电路设计技术、本地语音识别技术、语音降噪处理技术等领域均属国内领先水平。

 


启英泰伦何云鹏:
家电老兵AI“战场

 

集微网报道(记者 张轶群)整整一个下午,启英泰伦董事长何云鹏没在自己的办公室待上十分钟。不是开会,就是穿行于偌大工作平面上的各个工位之间。

 

如此强度和节奏,在这个四川人看来巴适得很。从他20年前参加工作投身集成电路领域开始就是如此,他说他喜欢一直保持创业者的激情和心态,享受这种和团队紧密在一起拧成一股绳向前冲的感觉。

 

凭借这股劲头,经历五年的创业时光,启英泰伦如今已成为国内知名的AI语音芯片厂商。相信自己、敢想敢干、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何云鹏和他的启英泰伦,在走出一条特色鲜明的创业之路的同时,也走出了中国半导体创业人的一股精气神。

 

一字之缘投身半导体

 

1972年,何云鹏出生在四川南充市西充县的一个小乡村,物质匮乏、生存条件艰苦。

 

小时候的何云鹏身体羸弱,饱受病痛困扰。那时候的状态与后来经常加班,通宵熬夜同团队进行技术攻关相比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初中的时候连路都走不稳,腿都是软的。跑一百米要用二十多秒,双杠也上不去,各种稀奇古怪的毛病不断找上自己。回看年少时的经历,何云鹏笑言颇有几分苦其心志 劳其筋骨 饿其体肤般自身修炼的味道。

 

读书与探索自然是何云鹏小时候的两个最大爱好,他说这能让他忘记苦痛,只留下愉悦。

 

何云鹏爱读书,经常挑着煤油灯读至深夜,夏天南方的墨蚊特别凶,一叮一个包,但因读书太专注,很久才注意到胳臂上的几十个黑点,一抹一片血。小时候干农活,何云鹏还一边牵着牛一边读古诗。当时作为乡村教师的父亲也没少给他提供条件,甚至到了高中还经常给在县城读书的何云鹏寄书,何云鹏每周日也会到县城唯一的读书馆去读上一天。

 

何云鹏说他很早就对光、镜面反射等产生兴趣,甚至会观察水面的波纹。西充植被资源丰富,是知名的草药之乡,何云鹏小时候还特别愿意尝百草,只为体验各种草药的味道,也好几次因为食物中毒不省人事。

 

在何云鹏看来,小时候对于求知的渴望以及冲动似乎能够让脑壳和身体分离,这种最为朴素的探索世界的快乐以及所带来的精神慰藉足以让其忘记生活和身体的苦痛。

 

读书时候如此,走上工作岗位和现在创业做公司也是如此,没有人可以跟我比意志力。何云鹏说。

 

如果不是因为身体原因,何云鹏可能会是清华或者北大出身。一直学习成绩优秀的他高考时一二志愿填的就是这两个最知名的学府。

 

但偏偏造化弄人,因为体质差,何云鹏的体育成绩一直拖后腿。

 

 

最严重的一次发生在高考前的半年,也就是在高考的冲刺阶段,何云鹏不得不花两个月的时间休学修养身体,再用两个月的时间把落下的课程学完,好在最后高考体育成绩勉强达标,踉踉跄跄地迈进了成都电子科技大学的校门。

 

那个年代,能够考上大学已非常不易。而对于所选专业和未来规划,何云鹏坦言并无太多考虑,只是觉得微电子专业中的字太神秘。

 

后来才知道是半导体。上学那年爆发了海湾战争,学校都在说半导体的重要性。而且集成电路能够把很多功能器件集成到一个小块中,当时感觉蛮有意思。何云鹏说。

 

凭借浓厚的兴趣和钻研精神,何云鹏一头扎进了半导体微观世界的海洋。读完大学四年的本科之后,何云鹏又考取了中科院微半导体所半导体物理与半导体器件物理专业、新加坡国立大学电子工程专业的硕士。

 

和许多人读书专心听课不同,何云鹏说他会用大量时间思考底层的东西,读了许多哲学、物理学方面的名家著作,名家们深入浅出的解析以及严谨而富有逻辑地论述给了他很大的启发,知识面和思考的深度也在不断拓展,也让其对未来的人生和工作目标有了较为明确的规划。

 

为中国彩电注入信芯

 

2000年中芯国际成立,2001国务院关于鼓励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18号文)发布,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热潮在世纪之初开始涌现,何云鹏认为应当学以致用,报效祖国。

 

彼时,功能手机刚刚开始普及,中国的手机厂商还未像如今这般大行其道,但彩电业却已是锋芒毕露,海尔、海信、长虹、TCL、康佳、创维等众多知名企业开始展露头角。

 

但一个尴尬的问题是,作为全球最大的彩电生产基地,我国企业生产的电视机中所有的核心视频处理芯片均为进口,在缺乏核心技术支撑下,国内彩电企业只能沦为利润微薄的加工商,面对低成本的残酷竞争。

 

在这样的背景下,国内家电企业纷纷加入自研芯片的行列。2001年何云鹏回国后便加入了刚刚成立不久的海信专用集成电路设计中心,参与海信开始自主研发高清电视主控芯片的团队筹建和研发工作。

 

经过四年的研发和攻关,2004年,何云鹏及其团队终于研开发出国内首款高清晰高画质数字视频媒体处理芯片——海信信芯 hiview),采用当时国际先进的0.18微米工艺,且一次流片成功。20055月,海信正式举办发布会,宣告该款芯片在海信彩色电视全线量产应用。

 

国产电视主控芯片的问世,打破了国外芯片在中国市场的垄断地位,使同类进口芯片价格从每款13美元降到5美元,标志着国内彩电业终于有了自己的中国芯。这一突破在当时引发了非常高的关注,当时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等为此分别作出指示和批示,高度评价海信这一创新成果。

 

此后的几年间,何云鹏又在海信参与了数代信芯产品的研发工作。信芯的战略意义不仅是解决了自主生产和自主应用的企业难题,更重要的是它给中国电视制造业带来了生存发展的空间和信心,给中国消费者带来了真正的实惠。

 

201111月至2016年初,何云鹏担任四川虹微技术有限公司的研发总监及长虹IC事业部总经理,带领团队实现两代高清等离子显示控制芯片的量产(20122014年)。

 

15年的家电业经历让何云鹏名声鹊起。也在集成电路应用领域打下了扎实的技术功底和丰富的研发管理能力,善于管控技术开发中的各项流程和风险控制,所负责开发的芯片全部一次流片成功并都能量产。

 

在何云鹏看来,自从20年前他参加工作以来,就一直抱着创业的心态来进行工作,很多时候,都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在海信时,何云鹏的团队每天都加班至深夜,整个楼都熄灯了才抹黑下楼,在长虹时,大年三十凌晨还在和团队同事沟通项目进度,何云鹏说他带的团队都很拼。

 

为什么要这样?

 

因为有使命感,不能虚度时光,而是要做出让自己觉得自豪的东西。何云鹏说。

 

家电老兵踏上AI“芯战场

 

作为在家电业服役”15年的老兵,何云鹏见证了中国家电业的崛起,对其有着深厚的感情。虽然成就傍身,但多年来的从业经历也让何云鹏深刻意识到,这个以制造业为特征的领域,在面对以智能化为代表的高科技浪潮袭来时表现的无力

 

最根本的原因,在何云鹏看来,是以生产制造为中心的家电企业文化,与集成电路这类深度研发型的文化很难匹配。强调成本控制和KPI做为考核目标,同强调高投入、不断试错的IC设计文化并不兼容。

 

这与家电行业本身一直处于低成本激烈竞争有关,也和体制机制和文化理念有关,没有办法容错,但是搞高度研发要有灵活的机制,能够保证低成本试错,从错误中吸取经验教训快速成长,这与家电企业制定的严格目标规划存在一定冲突,KPI导向更加剧了这样的矛盾。何云鹏坦言。

 

何云鹏很早便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也曾试图进行调和,但协调争取各种资源让其疲惫不堪,自己的精力过度消耗,有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

 

家电企业并不适合进军芯片领域,适合芯片研发的这套文化没有真正建立起来,高度研发不能完全依靠KPI考核,还是要通过充分的合作,交给芯片企业去做。何云鹏说得很直接。

 

2015年底,何云鹏决定创业,做一家芯片设计企业。一方面,他在芯片设计领域具有多年经历,也形成了一套高科技企业研发管理的独到经验。另一方面,选择为家电企业做配套,在家电智能化升级浪潮中为其进行赋能,也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和空间。

 

但何云鹏并没有选择熟悉的显示芯片领域,而是选择了AI语音芯片。对此,何云鹏表示,主要是因为图像AI芯片对于初创企业而言前期投入较大,而AI语音芯片更适合目前家电行业智能化升级的需求,家电智能化升级主要解决交互的问题,而目前看到最好的方式就是语音。

 

应该说何云鹏选择了一个非常好的创业时点,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纲要刚刚颁布,产业热度升温,人工智能领域也受到广泛关注,创新创业的浪潮在全国涌现。启英泰伦是最早的一批聚焦AI语音芯片赛道的创业企业。

 

何云鹏说,企业取名为启英泰伦主要是“chipintelligent”(智能芯片)的音译,而且启英泰伦这四个字,在中国都含有吉祥之意,何云鹏希望这个名字给公司带来好运,也不想让公司名字束缚未来产品和业务的边界。

 

何云鹏特别强调企业文化的塑造,比如严令禁止拉帮结派,强调拼搏、奋斗、创新,敢担责任不怕犯错

 

某种意义上我算是比较傻的人,四十好几的人才明白大势不可争,还是要顺从的道理,经历磨砺之后锻炼出来,自己创业就懂得很多道理,能够清晰地看到哪些文化是对创业有影响的,过去栽过的很多跟头就成为现在建立公司文化的基础。何云鹏坦言。

 

创业路上的生死时速

 

尽管回忆起创业伊始的经历何云鹏云淡风轻。但实际上迈出的每一步都充满艰辛,有两次令他记忆尤深。

 

一次是在样片投片阶段,为了赶上中芯国际的生产周期,当时只有十几个人的初创团队加班加点,要在几天内解决前后端设计环节存在的大量问题。何云鹏下了死命令,必须成功。

 

那几天,为了抢时间争分夺秒,团队都是带着铺盖卷到公司,一天工作20小时无休的状态。何云鹏回忆道。

 

如果赶不上中芯国际的这趟班车,意味着样片要数月之后才能出来,第一笔融资也要推迟,这可能会对这个创业公司的未来生存造成影响。

 

但因为工作量实在巨大,在中芯国际的截止日,还有大概20小时的工作任务没有完成。

 

我们在中芯国际负责对接的同事都急哭了。何云鹏说。

 

幸运的是,第二天中芯国际突然停电,等于又多出一天的时间,何云鹏和他的团队终于赶上了这趟末班车。

 

多年来的研发经历,让何云鹏经历了太多这样在技术攻关上的生死时速。尽人事、知天命,他相信努力的人会受到命运的眷顾。

 

2016年四季度样片顺利出片,第一笔融资也顺利谈下,但当何云鹏拿着样片找算法公司进行合作时,又遇到了困难,没有算法公司能够或者愿意配合,如果产品不能如期推向市场量产,意味着企业也很快会倒掉。

 

何云鹏还记得2016年圣诞节平安夜的当天,在四处寻求合作碰壁之后空手而归在机场时的彷徨。

 

求人不如求己,自己干!他立刻打电话回公司要求组建团队,自己带队开始进行关于算法方面的研究。

 

可以说这又是一条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道路。因为AI语音交互算法在个性上非常强势,本身掌握已实属不易,同时,芯片端在做适配与设计开发时通常需要考虑更多的因素,当时对于只有芯片研发设计相关经验的启英泰伦团队无疑挑战巨大。甚至有专家说,算法领域水很深,实现商业化更难,现学根本来不及,至少需要几年积累才有希望。

 

但何云鹏偏偏不信邪,带领团队一点点算法方面的知识,逐渐让团队对于该算法的理解不断深入,慢慢了解底层的知识以及灵活掌握。2017年的春节,何云鹏的团队都没有放假,经过两个多月的钻研豁然开朗,熟悉了算法以及与芯片适配的各个关键环节。用何云鹏的话说,那段时间整个团队的小宇宙爆发了。

 

20173月,启英泰伦开发出首个智能算法引擎,属于自己的训练引擎,随即签下了第一个大客户美的,此后经过不断完善,达到了行业领先的语音识别效果,也在行业中率先建立起芯片+算法+应用方案全技术链独特模式以及核心竞争力。

 

何云鹏说他的意志力强,带的团队都很拼,那么如何做到让团队和他具有一样的意志力和持续向前冲锋的动力?

 

何云鹏认为,人性是共同的,在管理上要抓住人性本质的东西,就是追求成就,挑战自我,要不断设定挑战目标,并持续给予鼓励和信心。

 

创业路上没有循规蹈矩,永远是在未知中前行。不只是做企业,人生也是如此,这个过程中,充满不确定和艰辛,只有相信自己,才能做出最牛的事!何云鹏说。

 

做智能家电的赋能者

 

实际上,家电行业出身的何云鹏对于行业需求非常清楚,也对家电智能化的方向和路径较为熟悉,同时深知行业痛点,这让其在创业选择赛道的时候能够精准切入。

 

比如家电智能化是必然趋势,语音交互是重要入口,端侧智能是主要形态,“NPU+MCU”是架构方向,同时,家电厂商等终端客户特别看重开发周期、成本、功耗等多种指标。

 

基于这些判断,2016年启英泰伦便发布了基于DNN处理器内核的全球首款离线语音AI芯片CI1006,之后,启英泰伦还陆续推出了内置CI1006芯片的双/单麦克风智能语音识别应用方案,功耗仅分别为0.4瓦、0.1瓦,约为同类应用处理器功耗的1/10

 

20199月,启英泰伦发布了二代语音AI芯片CI110X系列(CI1102/CI1103),不断提升产品性能、同时极大降低产品功耗和成本。

 

据集微网了解,通常情况下,终端客户实现语音交互功能需要通过软件算法商基于普通芯片定制开发语音识别模组,算法商需要从芯片原厂选定芯片,将云端算法移植到芯片上,并进行调试。然后还需要底层的硬件开发公司将整体方案做成模组板卡,提供给终端客户。对于终端客户而言,除了链条环节较多,周期较长,还要支付开发费用和授权费用,成本较高。

 

而目前启英泰伦已经实现了从芯片设计,算法平台、语音引擎以及开发工具在内的软硬一体的整体解决方案,能够极大降低终端客户开发相关产品的周期和成本,客户只需要将方案和原有系统进行对接即可。

 

何云鹏说,启英泰伦要做智能家电的赋能者,要“Make AI Real”,简而言之,就是让设备不依赖网络,不需要下载APP,就可以准确听懂人讲话,让更多的消费者享受到智能生活的便利。

 

AI语音芯片在智能家电中的应用存在很多挑战,需要长期在该领域深耕,除了要掌握芯片和算法,还要面对比如应用场景碎片化、产品推广场景不适合、方言种类繁多等问题。

 

也正因为如此,这个领域在一开始便少有玩家介入,以至于曾经何云鹏去寻找投资时,有行业专家称因没有先例可循而婉拒。

 

但在何云鹏看来,路在自己的脚下,要敢于探索寻求突破,经过几年的摸着石头过河,在AI语音芯片这条路上,启英泰伦走得愈发扎实稳健。

 

近年来,启英泰伦大力投入研发进行技术攻关,克服应用方面的各种困难。目前公司研发团队占75%以上,在神经网络处理器、语音处理、语音检测、语音降噪等领域申请专利100余项,相关技术处于国内领先水平。

 

在满足智能化产品基本需求的基础上,启英泰伦基于自主研发的语音芯片,相继又推出了离线语音方案,离在线语音方案,AIoT方案,可以实现本地控制、在线内容、App的不同组合应用,满足多元化的产品需求。

 

目前,启英泰伦的客户已达到1000多家,成功落地的产品达到500多个,包括家居、家电、照明、音箱和玩具等多个智能家居场景,在智慧家电领域覆盖了国内超过90%的家电厂商。包括美的、海尔、海信、苏宁等龙头企业,也牢牢占据该领域第一的市场份额。

 

向智能语音之外市场挺进

 

过去几年,家电企业、互联网企业都在争夺智能家庭的入口。从最开始的智能手机、路由器、到智能音箱、再到智能电视等等,而何云鹏认为,人才是智能家庭的核心,所有的智能终端都要以人为中心,必须有一双耳朵去接受人的信息,而解决这样的交互,语音是最好的途径。

 

在何云鹏看来,语音家电市场容量庞大,如果每个产品都装上语音芯片,那每年大约需要二三十亿颗语音芯片,市场空间广阔。

 

如今,启英泰伦的智能语音芯片业务正在迎来收获期。虽然今年上半年受到疫情影响,经历了开工延迟、订单减少、元器件涨价等困难,但在何云鹏看来,市场需求只是延迟,并没有消失,随着疫情有效控制,下半年市场需求转旺,也进一步带动了启英泰伦产品的销量。

 

据何云鹏透露,今年9月启英泰伦的芯片订单量首次突破50万颗,预计明年月销量将会达到100万颗。何云鹏表示,今年启英泰伦的目标要实现三个翻倍:智能语音芯片的市场销售要较去年增加三到四倍;合作方的数量和质量要翻倍;项目落地数量要翻倍。

 

当前,启英泰伦的语音识别方案应用的主战场还在智能家居领域,如电冰箱、空调、微波炉、晾衣杆、烟机等,但何云鹏认为,启英泰伦的目标是终端侧的智能,并不局限于语音,语音智能终端也不一定局限在家居领域。

 

在夯实语音芯片业务的基础上,对于未来何云鹏有着清晰的规划,他透露启英泰伦的第三代芯片产品将会加入图像处理模块,向智能家居外的市场开拓。

 

机器人将是启英泰伦选择的方向之一。何云鹏认为,智能机器人落地首先会是在商业场景,随后会进入家庭,解决陪伴,教育等服务和情感需求。按照规划,启英泰伦将在2022年推出机器人AI芯片。

 

除了在产品和客户层面不断取得突破之外,启英泰伦今年在资本市场也是捷报频传。今年3月,启英泰伦宣布完成数千万元的B轮融资,距离上一次数千万融资还不到半年,在经历疫情的情况下,也说明资本市场对于启英泰伦未来业务发展的看好。

 

回首5年的创业路,何云鹏说公司发展的步调基本与他当初制定的规划保持一致。他说对未来的方向想得很细,但每一步都要夯实了往前走,包括技术团队实力的提升、市场的进一步培育,客户应用的深入挖掘等等。

 

何云鹏说他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要去改变世界,如今,他和他的启英泰伦,正秉持着初心,在人工智能的芯赛道上踏浪前行。这位家电老兵的创业故事,是中国千千万万半导体行业创业者的缩影,也为中国集成电路产业未来登上全球科技高地注入更多能量和信心。